--------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7-18

墮落

感冒了
昨天洗澡剛好沒瓦斯
洗到最後變成只能用冷水沖
散播病毒的人又不去看醫生
發燒了一整天。

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事
隔天也想了很多事


最後並沒有所謂豁然開朗的感覺
很沉重、很無奈、很自責
胃像被擠壓一般的絞痛
無法呼吸的溺斃感

低潮期?


自嫌的東西下書去

是我的錯
不管這件事還是那件事
很難過很難過,壓迫著神經
就算說了對不起也無濟於事
就算說下次會注意也無法挽回
對如此無能的自己感到絕望

以為自己能做到的
認為自己有做好的
結果回頭發現什麼也沒有

那麼的渺小、那麼的不重要
即使如此還是渴望那從未實現的願望

是我對自己太不要求了
對自己太放縱造成的後果

自以為體貼的話語聽起來是多麼傷人
為什麼我講話總是這樣不經大腦
明明過去就造成這麼多的誤會

問題就是要說出來才能溝通
如果不知道對方想法自己猜測什麼也說不準
說不定自己說出的話會更傷人也說不定
但我卻沒想到對方想不想說
真是可恨的自做多情啊

總希望自己能幫上點忙
卻沒認清自己其實什麼忙都幫不上


對不起、對不起......

--


在一無所有的現狀
某個角落慢慢硬化
出現了裂痕
一點一點剝落下來

色的液體流出來


那是名為  的東西。


こんなむりょくなゆめ、目を覚ますのひはこない。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